官腔

今天瑞士最大的(娱乐)新闻当属昨日财政部长在国会的发言了。在进入正题之前顺便简单介绍下瑞士的政治系统——虽然我也不是搞得很清楚(我又不能投选票,搞那么清楚干嘛?)。不同于其他大多数国家,瑞士是没有一个头头的。瑞士的头头是七个部长组成的瑞士联邦委员会(Schweizerischer Bundesrat),而每个部长掌管一个政府部分。虽然瑞士也有总统,每年由这七位之中的一位经选举产生,但瑞士总统并不是国家元首,联邦委员会并不隶属于总统,总统与其他委员会成员在权力上平行,而只是说是七位之中的“第一人”罢了。

这位已经68岁的财政部长,Hans-Rudolf Merz,在选举他下一任接班人之前两天的一次国会(Nationalrat)上流泪了。是笑出来的。他需要回答一名议员之前提出的关于增加一种腌肉制品进口量的问题。当然这位财政部长不可能知道具体的细节,当然在开会之前就让相关人士提供答案,他在会上念就行了。这个大家懂的。这本来是个严肃的问题——虽然大概也很无聊,但Hans-Rudolf大概生性开朗,念到一半开始忍不住发笑,还轻轻摇头耸肩,仿佛在说“我干嘛要说这些啊”,笑到差点念不下去了,在停顿些许调整呼吸之后终于又继续边笑边念完,最后还拿手擦擦眼睛——眼泪都笑出来了。整个国会也边笑边鼓掌。他那个笑法好像是读到天底下最滑稽可笑的笑话,或者是看了周星驰的电影。瑞士政治这么生动有趣么?其实大概恰恰相反。Hans-Rudolf在发笑的中间不得不解释“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没搞懂刚刚我说的是什么”——他的整个发言就是整整一大段干燥乏味的官腔,中间还参杂了很多生涩难懂的数据和法律条文,他大概也觉得只有火星人才听的懂吧!视频中的那一句就是他笑得最厉害的一句,也是最无聊的一句,大意是“瑞士的边防海关会区分不同的腌肉种类,一种的香料是和在肉里看不出来的,比如说那个Bündnerfleisch(就是他‘bun’了两次才念出来的那个词);另外一种是香料里里外外都散布得有,用眼睛都能看来的。。。”

    

虽然发言稿撰写人说他很生气感觉没受尊重被嘲笑了(而他写稿子是以严肃认真态度来写的),整个瑞士媒体倒也完全没有对部长失态的表现上纲上线,而是颇有幽默感的将其作为笑谈(而不是笑柄),还截取中间他笑得最夸张的那5秒钟的音频作为收音机播放歌曲之间的插段,似乎对部长的娱乐精神颇为欣赏。

瑞士的同事告诉我,其实这不是第一次部长才国会上发笑了(还翻了视频给我看)。虽然那次没那么夸张,但那个女部长也是在相似的情景下,需要回答一个并不十分要紧的问题,大概是国家每年管理马匹有没有赚钱之类。于是乎她也边笑边念了一大段数据那个5%这个10%的,最后全年全国在这方面赚一万多。。。然后她加了一句“但请不要问我为了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们花了多少钱”,于是又是全场哄堂。。。

嗯,大概不是所有的政治人物都以官腔为骄傲的。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官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