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回家看家公之流水帐

家公走的时候我不在
所以这次顺便回家我是肯定是要去看他老人家的。

开车到了乡下,下车看到一个打光脚的白发老头抬着锄头从地里走出来,不禁一阵感叹,心想不知道这位老人家多大年纪了,还这么辛苦

乡下一片绿色。秧苗都差不多插好了。深呼吸一口,满胸膛湿润的青草泥土味,让人心里平静。
老人家安葬在他母亲附近,一个远亲的香柚地里。
要到得那里,得沿着一脚宽的田埂子走到小山包上去。

点香点蜡烧钱纸,熏得脸发烫。忍不住眼泪直掉。
妈嘴里不停念叨跟她父亲说话,还不断催促我说,可我不说。
心里有很多话,但都出不了口,哽在喉咙里。

家公安息之地风景是很好的

生活不能总这么哀伤。
与家公道别之后,去了附近的一个鱼塘农家乐,大家钓鱼散心。
虽有病在身,舅舅却连连上手,弄了好几只鲫鱼,一条武昌鱼,还有一条很肥的鱼当地人叫江团的。中午大吃了一顿。

下午又去一个叫长土的村镇喝茶打麻将。
长土是老妈和她的姐姐弟弟出生长大的地方,也是家公家婆定居的第一个地方,开店的第一个地方,赚到第一笔钱的地方,买到了第一袋米的地方。
外婆说她和家公结婚60年了。现在她只要睁着眼睛就想着他。
到了老家,她老人家自然是有些兴奋。
打麻将的地方之前是自贡盐厂的工会,妈说他们小的时候门前的那小山坡可是个漂亮得很的花园,他们从小就在里面跑,还有好几个亭子。其实明显是没收的之前盐商资本家的大院。现在破败一片,乱草连天,可也还是能从大院门前那一大口放生池,和院子里一颗笔直上百年的黄角兰看出当年气派。
山对面遗留的井架诉说着当年自贡盐业的繁荣过去。

 
我不打麻将,自然也就无聊的拿着照相机左照右照。

注:我穿的是外婆的真丝衬衫,典型的太婆衫。那两天在自贡被热惨了,就向外婆要了件凉快的衣服。这让外婆很高兴,让她觉得她的老太婆衣服也是被年轻人接受的,是走在时代的前沿的。。。居然还和我的裤子颜色很配。。。

四川式休闲了一个下午,就去街上吃完饭。结果遇到了钟婆婆。
钟婆婆是我1,2岁还在长土住的时候的邻居。当时我外婆要作家务要带小孩儿忙不过来,但邻居都非常好,只要我外婆要忙都来帮忙照顾我,对我都非常好。
那些老邻居大多极度贫困,不少都一个个的去世了。可这个钟婆婆,用他们的话说,有磨命。
有个弱智的大儿子,前段时间摔伤,在家里睡着,要她照顾,不给烟抽还骂人,啥话都骂得出来。
二儿子在打工,但似乎对她母子也不理不管。
她76岁了,大字不识,只能干体力活儿。还好区政府照顾这个赤贫的命苦老太婆,给了她个扫地的工作。于是她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去扫公共汽车站。扫完后就回家做咸烧白卖赚点小钱。加上一个月200来块钱的低保,她每个月能拿到600块钱,供她和她的大儿子的开销。

看到我们她很高兴,我们给他塞了几百块钱,她很不好意思的接受了。我们留她吃饭,她也坐下了,却不怎么吃,说是还要回去照顾大儿子,不回去做饭大儿子会骂人。她也无奈的说,如果他大儿子死了,她的生活就好多了。不过她借了2万多块钱买了保险,一边打工把省下的钱拿去还这个账,到明年就能拿到退休金了,就轻松多了。

看她坐在桌边一直不安惦记着她儿子也不怎么吃东西的神态,我们最后也让她先回去了。
看着她背着背篼蹒跚的脚步,心里一阵感叹!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5月25日回家看家公之流水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