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的最后两周

4月22日外公病情恶化,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4月24号我飞了回去,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在移除人工肺后,外公居然平稳了一周,虽然毫无意识。
在泪别外婆后,5月2号又飞了回来继续工作。当时想,也好,外公去世的时候我不在场,他们那些封建遗老遗少也不会担心我把眼泪哭到外公身上了。

昨日我爸给我邮件告知,外公周五晚第三次脑梗塞,病情加重,于周六北京时间11时左右去世。

据说周五外公居然恢复了不少意识,睁眼了很久。他们跟他讲了很多话,虽然他不能回答。当他们告诉他我表哥要结婚了的时候,他还扯着没有瘫掉的半边脸笑。

外公的笑是非常可爱的,我永远都会记得。
我可以想象他在发病之前兴高采烈的布置自己6月底八十大寿寿宴时,跟邻居老人家聊天说要邀请他们时的表情。

我大概有5年没回家过年了。本打定主意今年毕业后,那个春节请个长假回家,来个好久没有的全家大团圆的。现在看来,这个圆是团不成了。
我是外公外婆带大的。我能说的第一个词是“家公” (当地人叫外公作“家公”)。后来年年春节都会回老家,跟外公外婆一起过年,直到出国后。

我爸在邮件中是这样描述外公的:
“家公幼年极度贫困,少年、青年在饥寒交迫中度过,解放后劳苦中有了稳定的生活。工作到70岁,晚年幸福。

家公最大的优点是待人宽容,尤其家人。时代的局限,也难免一些不足。”

现在他们在那边搞道场喧嚣。希望外公喜欢这种热闹吧。


07年。我让外公搂着外婆的肩,他还不好意思。被我抓下了他最可爱的表情。


09年,黄龙溪。我和外公的最后一张合影。

敬告还活着的人:
        尽量在你爱的人还在的时候对他们好点,多陪陪他们。不要失去机会后再来感叹后悔。
       
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让几根烟送了自己的命。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外公的最后两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