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家乡 之四 环境背景:奄奄一息的沱江

 
来源:网易转载自南方都市报《中国水危机系列报道》 http://news.163.com/07/1107/10/3SMIQBHL00011SM9.html
 

 

化工厂"制造"沱江成四川污染最严重河流

 
  • 沱江,长江上游最大的支流之一,也是中国第一条因为严重污染事故而受到关注的河流,从2004年那次波及数百万人、延时数周的停水事件开始,中国转入了一个环境事故高发时代。历史仍在重演,沱江之上,彭州正在筹建的80万吨乙烯和千万吨炼油工程,可能带来新的灾难。

本文是南方都市报《中国水危机》系列报道之三

系列报道之一:污染严重中国近海生态接近崩溃

系列报道之二:沿海多个省份出现癌症村

   四川污染最严重的河流

 沱江“劣五类”之困
 沿岸分布的化工厂使这条长江的重要支流生态一度濒临崩溃

 

在运水车前拥挤等水的居民。2004年2月下旬,四川化工集团直接排放高浓度氨氮废水2000余吨入沱江,从3月初起影响百万人停水近4周。(资料图片)

沱江支流釜溪河上的鸿鹤化工厂,排污完全依靠门口那条孱弱的釜溪河。

沱江,长江上游最大的支流之一,流经成都、资阳、内江、自贡、泸州等四川工业最发达的地区。它也是中国第一条因为严重污染事故而受到关注的河流,从2004年那次波及数百万人、延时数周的停水事件开始,中国转入了一个环境事故高发时代。而从 2004年起,从污染的不计成本,到一种对平衡的脆弱企及,沱江走过了一个拐点。

2007年8月中旬,记者从毗河而下,沿沱江,从干流走到支流,走访成都青白江区、简阳、内江、富顺、自贡几地。调查发现,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工业布局,对这条江河产生了巨大影响。在沱江两岸城市,工业大多沿江分布,在那些深藏的支流,在还没有地表水标准、没有环境意识的年代里,出现了一个工厂就能严重污染一条江河的布局设计,比如川化之于毗河,再如鸿鹤化工之于釜溪河。

而今天,历史仍在重演,沱江之上,彭州正在筹建的80万吨乙烯和千万吨炼油工程,可能会给这条长江的重要支流带来新的灾难。

污水养鱼的赌博

一股米汤一样的白水,从上游席卷而下,几千个网箱里,没剩下一条活鱼

在2007年最大的一场赌博里,老曾输得很惨。

8月20日,沱江最大支流釜溪河。老曾,自贡市沿滩区沿滩镇一个普通农民,住在釜溪河边,家里四口人,不足一亩地,只好在河里养了20箱网箱鱼。老曾的隔壁、他的隔壁的隔壁,都在做这个营生,在沿滩区,有2000多个这样的网箱。

2004年,老曾从新疆打工回来,就做上了这个生意。釜溪河常死鱼,老曾不是不知道,但他还是决心冒这个险。刚开始,他不敢多投入,直到2006年,看钱赚得多,他才把前两年卖鱼赚的钱都投进去,等待着2007年的收获。

结局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今年6月19日,一股米汤一样的白水,从上游席卷而下,从沿滩区到下游数十公里的富顺县邓关镇,几千个网箱里,没有剩下一条活鱼。

三年的辛苦都白搭啦,老曾捶胸顿足,“还要给娃儿交学费呢”。他并非忽视了污水养鱼的风险,在釜溪河,养鱼本来就是一种赌博,损失已包含在这场赌博之中。

没有人统计沿河网箱鱼的损失,从沿滩到邓关,农民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因为按照沿滩区在此之前挨家挨户发布的责令整改通知,盐滩网箱养殖,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属于非法养殖。

釜溪河水是劣五类,不能养鱼。沿滩区环保局副局长许元和曾无数次耐心向渔户们解释,养鱼污染环境,养出来的鱼也不卫生,水务局不予批准,所以釜溪河养鱼属于违反渔业法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而且,许元和说,根据环保监测,死鱼当天,没有发生环境污染事故,所以,农民指称的上游8公里以上,鸿鹤化工污染导致死鱼,没有事实依据。

知难而退,釜溪河渔民作出了他们认为最理性的一个选择,不索赔,但继续在釜溪河上养鱼。而当地政府也作出了唯一的选择,不强令拆除,但反对。

一切都显得波澜不惊,与污染赌博,这早已成为老曾他们的正常生活。

一个厂让一条河沦为了劣五类

即使是丰水期,也很难想象这条小溪流能容纳满地污水、厂区周围尘埃扑鼻的鸿鹤化工

在这一场场赌博的背后,是一个严酷的事实背景。早在1992年,釜溪河就是一条劣五类河流,它流经四川最重要的化工基地之一―――自贡。然而,就是这条在8月丰水期都只有6吨/秒流量,比一条农业灌溉渠大不了多少的河流,装载了一个千年盐都的工业理想。鸿鹤化工、张家坝化工、炭黑厂、东方锅炉厂,这些三线建设期间就搬来釜溪河沿岸的工厂,是自贡的经济支柱。

早在公元前,自贡就开始了井盐开采,近代,井盐成为氯解化工的重要原料,1958年,原为自贡化学工业局下属单位的鸿鹤化工厂成立。

今天,这个庞然大物仍然匍匐在釜溪河一侧,巨大排污口则暴露于河滩之上,相形之下,釜溪河只是一条孱弱的小溪流。

一面是运转不停的机器,一面是在枯水季节几乎静止的水流。即使是记者到达的8月丰水期,也很难想象这条小溪流能容纳满地污水、厂区周围尘埃扑鼻的鸿鹤化工。

“事实上这个厂排放已经基本达标”,自贡市环保局污染防治科科长高裕君说,鸿鹤化工过去几年,已经把氨氮从每年3000吨减排到几百吨。

但釜溪河最大的问题在于缺水,高介绍说,今年四川冬春连旱,是罕见的大枯年景,在自贡市区饮用水源之一的双溪水库,抽水机已经抽到了死水位下400米。连人吃的水都没有,更谈不上任何环境容量。

统计表明,釜溪河年均径流量为5.88亿立方米,以鸿鹤化工每年排几百吨氨氮计算,这个工厂将给这条内陆河流贡献大约10mg/L的氨氮浓度,也就是说单是这一间工厂,就使釜溪河超出了2mg/L的国家V类地表水标准5倍,沦为了劣五类。

即使达标排放,一条支流也不能承载一个工厂,这是一目了然的。

污染越来越重,水却越来越少

几年前,沱江干支流均是“劣五类”。这条孕育了巴蜀文化的河流,在现代却成为了四川盆地城市群的下水道

釜溪河的困境正如同整个沱江的缩影。

从上世纪50年代到1978年,从“一五”“二五”到“三线建设”,国内投资在计划经济年代,经历了一次明显的西移过程。比如青白江的川化集团,即是1956年的四川化肥厂,是“一五”期间扶助西部农业生产的重点项目。其间,四川兴起了大量专业的工人镇,比如青白江区,即是专门为了川化设立的。

而这些老型国企,到了近20年,大多成为当地的支柱性行业。比如德阳的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自贡的东方锅炉厂这“三东”,被称为西部能源的支柱。

在沱江汇入长江处的泸州市,因富裕的天然气矿,培养出泸天化工。富顺的晨光化工、仁寿的东方红纸厂、泸州老窖……沱江沿岸在古代是著名的棉糖产区,在现代形成了西部最庞大的工业群落之一,流域境内共有成都、资阳、内江、自贡、泸州5座大型城市,大、中型工厂多达千余座,是四川省工业最集中、人口密度最大的河流。

然而沱江同时也是四川污染最为严重的河流,几年前,这条河从上游到下游、从干流到支流均是“劣五类”水质。若认真追算它的被污染,并非从2004年那次被称为“中国自唐山大地震以来持续时间最长、面积最大的”百万人停水4周开始,而是自上世纪50年代末起就逐年加深。

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它的被污染达到了巅峰,黑褐色的江水,滔滔不绝,没有人去碰这江水。这条孕育了巴蜀文化的河流,在现代却成为了四川盆地城市群的下水道。不经处理的生活污水、未达标就排放的工业废水,源源不断下排,从一个城市的自来水管进入下水道,再进入另一个城市的自来水厂,然后再转入一个下水道。如此循环反复,脆弱地支撑着这个发展迅速流域的工业文明。时至今日,仍然有部分城市污水处理厂没有建成,比如简阳和富顺,而大部分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极其有限,比如据自贡环保局介绍,这个城市的污水处理厂,每天能收纳8万吨污水,但超负荷运行也只能处理6万吨。

而它的上游来水,却从十年前开始,逐年偏枯。记者从简阳和内江两市环保局了解到,沱江来水,比十年前减少非常明显。除了1998年和2002年涨洪水的特殊情况外,近十年几乎没有汛期,即使是丰水期,流量也不到原来的一半。

如果和四川的另一条重要支流岷江比较,就可以看出沱江来水的先天和后天不足。岷江有雪山融水作为相对稳定的水源,而沱江来水仅依靠几万平方公里的集水面积,既少,且严重分布不均。简阳市水利局介绍,下一场大雨就可能占了整年流量的70%- 80%,而枯水期沱江江面严重萎缩,甚至接近断流。同时,沿岸城市的发展,又急需不断从江中调水。以简阳鸡公山提灌站为例,据当地水利局介绍,枯水季节,一个大型提灌站每秒钟就要从沱江调水30吨。而沿岸的引水灌溉渠道,更是不计其数。

污染越来越重,而来水量却越来越少,沱江环境极度危险,终于在2004年春天一触即发。

沱江支流釜溪河流域的渔民老曾,面对网箱养鱼带来的收益和风险忐忑不安。今年夏天他的20个网箱突然全军覆没。

被发现的污染事故

2000吨纯氨氮泄漏沱江,影响百万人停水近4周。一位环保官员告诉记者,其实以前也是这么排,单单这次被曝了光

2004年3月2日,位于成都下游的简阳市,查出沱江江水氨氮超标竟然有50倍之多,即刻停止供水并上报四川省政府。由此,当年国内影响最大的环境污染事故拉开帷幕。

事实上,川化集团在那个春天的被发现、被查处,在某些人看来,既有偶然因素,又有必然因素。事故发生在最枯水的3月,揭发出来的事实是,川化第二化肥厂违规技改,造成2000吨纯氨氮,在2月11日到3月2日这长达3周的时间里,泄漏沱江。

如果川化在污染两周之后,就发现了自己的疏漏,并及时改正,那么这次污染是否永远不为人知,或者成为一个谁也无法解开的谜?

2007年8月12日,川化集团环保科一个科长在面对本报记者时,仍然对当年媒体的报道耿耿于怀,他问,为什么单抓住了沱江?

一位成都市青白江区环保局的副局长告诉记者,其实以前也是这么排,单单这次被曝了光。

简阳市环境监测站站长吴东明说,以前也动不动就死鱼,但是这一次持续时间最长,而且污染程度为此前所罕见。氨氮超标50倍,根据以往经验,监测站马上检查亚硝氮,发现也达到了罕见的高值。亚硝氮不在地表水标准之内,但这是一种强致癌物。

时至今日,很多人对记者谈及当时影响百万人近4周的停水事件,似乎仍然近在眼前。所有公务员都被安排了找水任务,纯净水销售一空,从宜宾、成都调消防车来送水,不够吃。从都江堰、三岔湖紧急调水稀释2000吨氨氮,已经晚了。专家说,沱江的生态至少要5年才能恢复。

之后,沱江经历了漫长的休整期。沿岸经济效益差,却疯狂排污的小纸厂、小水泥厂被大量关闭。所有地级以上市都投资建设了城市污水处理厂,大企业被限令减排。地方政府加倍小心,因为一死鱼,就会变成轰动全国的大新闻,所以沱江干流全面禁止网箱养鱼。

根据四川省环保局提供的数据,沱江干流水质,现在丰水期基本能够达到三到四类,支流水质仍然较差,比如釜溪河、绛溪河等仍然是劣五类。

舍近求远跨流域调水

不饮沱江水,成为沿线大小城市的共识。但跨界引水引发的困扰很多

沱江污染事故之后,沿岸城市争先恐后放弃沱江水,另辟新的水源地。

这种担心,可以用简阳市环保局副局长林忠斌的话来一语代之,“你去数数,沱江沿线有多少个大型企业,就明白了”。林认为,舍近求远,新辟水源已成为必需。

张家岩水库,最初是作为简阳河西地区的灌溉水源,而在2004年污染事件之后,简阳花费5000万巨资,修通了张家岩引水工程。从此,这个背靠龙泉山的水库成为了简阳市区14万人口的第一饮用水源地。

张家岩水库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简阳人打通了龙泉山隧洞,引入来自东风渠的岷江水。2006年的水源地普查表明,简阳张家岩水库水没有达标,出现了有机污染。

“但有机污染比无机污染更容易处理”,林忠斌认为,所以不能忽视引水的重大意义,他说,至少相对更稳定,不用时时刻刻担心沱江上游的问题。但沱江的取水口仍然保留,只有在张家岩出了问题时,才调沱江水。

水源的稳定性,成为了继水质之后的第二项重要指标。正是为了追求这种稳定性,那些曾经依赖沱江生存的城市,纷纷舍近求远,且渐行渐远,许多跨界的引水工程由此产生。比如资阳从简阳老鹰水库取水,自贡在内江威远境内取水。不饮沱江水,成为沿线大小城市的共识。

但跨界引水引发的困扰很多。威远境内长沙坝和葫芦口两座水库,供应自贡市绝大部分用水。但这两座水库的水质令自贡头痛不已,氨氮、总氮经常超标,自贡市环保局污染防治科科长高裕君说,内江划定的工业区,包括威远钢铁厂,就高悬在作为自贡水源地的长葫水库之上。而就在10年前,为了关停长葫水库上游的土法炼焦,自贡作为一个下游政府,还出了300万,其中100万是由市环保局筹集。

而内江也远未完成不饮沱江水的目标。2005年,内江引入?飨?河水,对外宣布自己结束了不饮沱江水的历史。但根据水利局介绍,这条枯水期不到一个单位流量的河流,还根本不能供应整个内江市用水。据说,现在是把这条河调来的水和沱江水混在一起送入水厂。将来,要等待双河口水库建成后,沱江水才不会进入内江的自来水厂。

消化系统类癌症高发区

越往下游走,工厂越多,癌患越多。根据医生的会诊经历,对比30年前,门诊和住院人数都增加了10倍

在釜溪河流域,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在自贡、富顺,早年参军体检时,都必须把肝功能指标放宽。在当地环保局,记者得到了证实。据说,上世纪自贡直接用釜溪河水作饮用水源时,自贡肝功能指标确实偏高。因为盐井多,氯化物含量偏高,自贡环保局污染防治科科长高裕君介绍,所以外地人喝不惯自贡自来水,觉得水里像放了盐。

沱江的历史,就是四川的历史。早在上世纪50年代,沿江县市就开始了用柴油机抽取沱江水灌溉饮用的历史。源头金堂、下游简阳鸡公山都有大型提灌站。所谓提灌,就是用柴油机把江水抽到一定高度,再随着落差灌入农渠。

在翻过龙泉山之后的四川盆地,为寻找水源,距离沱江更远的县市,不得不通过延绵数百里的提灌工程,引入沱江水。引水工程的重要性,竟然可以改变区域的行政区划,1975年完工的石盘滩沱灌工程,就使原属于宜宾专区的隆昌县改归内江市管辖。

近代,这条四川的母亲河,开始变得暗淡。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文革”还未结束时,周克明,当时的简阳人民医院医生,内江市卫生局肿瘤防治办公室主任,曾组织过一次癌症死亡调查。1973年,内江还管辖八县时,简阳人民医院还是唯一设有肿瘤科的医院。当时,周克明曾组织全县医务工作人员到简阳作癌症死亡回顾调查,发现临近沱江的养马区、城关区、平泉区,肿瘤的死亡率是稍远的平泉区、贾家区的2倍。

与这个癌症死亡率对应的是对亚硝酸的调查,亚硝酸是早已被医学界证实的强致癌物质。80年代,环境部门监测出沱江流域亚硝酸含量超出正常情况的30倍。到了2000年,发现超过正常情况的110多倍。到2004年沱江污染的时候,亚硝酸超过正常情况的130多倍。

第一次看到这个数字的那一刻,周克明突然意识到沱江区域癌症高发和亚硝酸之间的关系。

几十年过去了,没有人再做沱江流域的癌症普查。而根据医生过去30年在各市的会诊经历,癌症患者是逐年增多。对比30年前,门诊和住院人数都增加了10倍。

沱江沿线还出现了一些集中的癌症村,比如简阳简城镇的民旺村。这个流域的癌患,大部分和消化系统有关,比如简阳食道癌、胃癌偏高,内江肝癌患病率偏高,而这些消化系统的癌变,医学证实和亚硝酸盐存在一定相关性。

越往下游走,工厂越多,癌患越多,周克明说,沱江流域,已经成为了国内癌症的高发地区之一,而根据科学研究,癌症发生中环境因素占85%.

筹建中的石化基地计划沱江排废

自2004年以后,沱江全线进入减排期,并且走上了微弱的平衡轨道,但这是一种危机四伏的平衡

而记者走访沿线,发现几大城市对于沱江的担心,不仅在于沱江的现在,还在于它的未来。在这个流域,还将继续兴建大型工业项目,很多人不约而同谈到的,是位于彭州的80万吨乙烯和千万吨炼油厂工程。

彭州石化基地位于沱江上游的平原区,这是一个计划总投资200亿,将带动无数石化下游行业,拉动四川GDP1%的巨无霸项目,目前已获审核批准。在2005年正式启动之后,基础建设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记者今年夏末在彭州北面曾看到,一条新建的石化大道直通建设工地,工地现场,一根两车道宽的隧道正在被挖掘中。这将是一条长度达65公里防渗暗管的开端,它的末端,将到达沱江的源头金堂。项目的环评结果这样描述了这个工程的污染程度, “以当前国内排水先进水平估算,初估建成后每天排放废水约12万吨,因此要求废水排放的受纳水体要有较大的稀释和自净能力”。

“所以,我们才要挖管子直接送到沱江,沱江水大”,在彭州采访期间,当地环保局副局长王锐强调,水是要处理达标之后,才排过去。

然而,以沱江劣五类的支流,脆弱的干流,它的容量能不能形成“较大的稀释和自净能力”呢?

可以对丰水季节和枯水季节的沱江分别做个估算,根据记者在内江市水利局查找到的水文资料,在 2007年8月17日这一天,沱江金堂三皇庙水文站的流量,是330立方米/秒,是彭州石化项目1.4个流量的237倍。根据内江市水利局介绍,沱江全年 70%-80%的水流量都集中这个丰水季,但丰水期只有2个月。

而枯水期长达10个月,在最枯水的冬天,沱江接近断流,可以卷起裤筒走到江心。根据去年春天的枯水期记录,三皇庙在2月下旬末只有10m3/s的流量,相当于排污暗管水量的7倍。到了中游资中段,记录流量为22.5,相当于排污流量的16倍。

也就是说,在枯水季节,石化废水在沱江的排放,相当于在沱江支流绵远河、湔江、石亭江,以及来自岷江的青白江、毗河之外,新增加了一条特殊的支流,这条支流全是石化基地排出的废水。但达标排放并不代表安全。

如果对比污水综合排放标准和地表水标准,就可以看出,在枯水季节,单是一个石化基地,很有可能让沱江在源头就被彻底污染。以石油类污染物为例,100mg/L达到一类排放标准的石化废水,要稀释到污染严重的五类水质,也需要被稀释100倍。

“不管怎么样,全省要减排,如果沱江上多了这么一个石化项目,那么就要通过关停别的项目来腾出容量”,四川省环保局工业处处长甘晓英给出了这个解决方案,但她和沿线的环保官员都承认,从2004年到现在,已经关停了许多小企业,沱江沿岸工业要再减排,重点就只剩农业面源污染控制和城市生活污水收集,不仅困难,而且有限。

8月的丰水季节,内江市西林大桥下,江面平静宽阔,冰凉清澈。附近是内江冬泳训练队的基地,在沱江干流的简阳、内江、富顺沿线,可以看到傍晚很多人到河里游泳,在沱江污染事故之前的几年,这样的情景还是不可想象的。

简阳市水利局毛章奇,对沱江水质恢复情况表示满意,沱江干流上水电站很少,他说,所以水质恢复比其他河流更快。

自2004年以后,沱江全线进入减排期,并且走上了微弱的平衡轨道,但这是一种危机四伏的平衡,随时可能被一个庞然大物打破。

专题策划:本报记者 喻尘

专题统筹:本报首席记者 南香红 本报记者 喻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