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读报:转载加点评

 

字好多,慢慢看~


政府话语体系与世界脱节 中国网络媒体以小搏大

新闻来源: 联合早报 于April 25, 2008 04:20:06

针对中国民众在海内外举行多种形式的反法、反CNN、反达赖的活动,有些人认为这是官方在背后操纵的结果。这种说法显然是高估了中国政府开展舆论攻势的意识、策略和技巧。假若北京方面具备这些能力,它就完全可以自信地面对西方媒体的围攻,无需临时抱佛脚,寻求欧美公关公司出谋划策。 http://www.6park.com

  在当局平息拉萨暴乱之后,中国政府在相当长时间里一直处于守势。外交部、公安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发言人纷纷出面发表讲话,试图澄清事实真相,揭露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反击西方政客的指责,但他们说话越多,外界就越是质疑,越不相信。 http://www.6park.com

  原因何在?并非是他们所言所述都不是事实,而是外界对中国政府从来就缺乏足够的信任。这里面无疑有西方人一贯的歧视和偏见,但同时也有其他重要原因。从一个中立的媒体人的角度看,除了某些西方媒体的成见之外,笔者认为,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之间还存在着其他几个关键的信心障碍。

先要改变对本国媒体态度
http://www.6park.com

  其一,最近几十年以来,中国政府虽然以高度开放的态度向大批外国媒体敞开门户,但向媒体发布信息的模式基本上没有改变,透明度不高,公开性不够,诚实度也常常不能令人信服。这就使得西方媒体的思维惯性延续不止,甚至变得根深蒂固:凡是中国政府官员所说的话,它们都会本能地予以怀疑,不会轻易相信。 http://www.6park.com

  说到底,这并非只是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之间的问题,而是中国政府和本国媒体之间的问题。假若让中国自己的媒体拥有合理的编辑自主权和独立性,其信息、言论和权威性被民众广泛接受、认可和信赖,使整个社会的信息流通快捷而顺畅,那么,西方媒体即使要制造虚假新闻,大概也不会有太多的歪门邪道可被它们利用。 http://www.6park.com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去年向外国媒体承诺,在北京奥运会前后允许外国驻华记者在中国境内自由采访。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公关姿态,至少暂时能够赢得西方媒体的好感。但就本质而言,这种做法其实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是本末倒置。中国政府的开明和宽容,应该首先体现在对待本国媒体的政策上,而不是相反,否则就会使外国媒体更瞧不起中国媒体,而且也不可能帮助中国政府甩掉“压制新闻自由”的标签。对“家奴”的不信任、不宽容、不放手,这是中国官方在国际舆论攻防中一直被动挨打的症结所在。 http://www.6park.com

  一言以蔽之,若要改变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态度,就必须首先改变政府对本国媒体的态度。或者也可以说,只有当本国媒体拥有适度的自主权和独立性时,中国政府在对外交往中,才能不动声色地调动各种工具,无需动辄声色俱厉,无需花大量精力去和外国媒体进行无意义、无结果的周旋。 http://www.6park.com

话语体系与世界脱节 http://www.6park.com

  其二,最近一些年来,中国政府在与外国媒体互动时,思维模式和互动方式都有很多改进,但与其他领域的开放程度和进步相比,差距依然十分明显。很多官员,特别是地方官员大概都没有真正了解外国媒体的思考模式、运作方式以大众传媒的诸多微妙之处,因而无法用国际主流社会所能够接受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把政府的立场和观点有效地传播出去。 http://www.6park.com

  撇开是非对错不谈,就说此次奥运政治化所引起的中西媒体对立,我们可以轻易地列举出中国各级政府在应对西方媒体时的明显不足,乃至不当,包括几十年一成不变的八股语言和表达方式。二十一世纪的某些中国官员,显然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政治语境中。遇到一些突发事件,那些具有暴力倾向的政治词汇和表达方式就会脱口而出,连中国人自己都会听得心里发毛。中国现在面对的不再只是温饱问题,而是“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高端问题,官员们的思维和语言必须跟得上社会文明的步伐。 http://www.6park.com

  不妨再次强调指出,中国的政治话语体系与国际主流社会长期脱节,是阻碍中国与外部世界进行有效沟通和融洽相处的巨大屏障。很多官员不仅早已习惯了这种政治语境,而且只能在这种政治语境下生存,使得原本优秀的文化站不起来、走不出去。这是中国在对外交往中必须着重强化的软肋。 http://www.6park.com

  上面已经谈到,由于中国媒体没有足够的编辑自主权和独立性,中国在外交和舆论攻防中经常处于被动地位。进一步地说,中国主流媒体的现状,既不符合崭新时代的国家利益需求,也不能有效地维护政府的威信。这一现实在此次拉萨暴乱事件之后暴露得很突出。 http://www.6park.com

  政府控制了媒体,媒体就变成了政府的化身。中国媒体之所以缺乏真正的权威地位和公信力,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在关键时候,拥有千军万马的庞大新闻机构,所发出的声音和传播信息的效果,连一个异议人士都比不上。这是媒体管理体制不求新、不求变的必然结果。 http://www.6park.com

中国网络媒体以小搏大 http://www.6park.com

  媒体是国家实力的重要部分,在西方发达国家更是配合国际战略、策应国际行为、追求外交目标的重要手段。中国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当然更肩负着为国家利益服务的任务,但由于政府不尊重媒体,干预太多,管得太死,甚至常常越俎代庖,结果就导致这些媒体变成了双脚被紧紧束缚的小脚丫环,无法发挥只有媒体才能起到的作用。 http://www.6park.com

  如果上述结论还不能令人信服,那就看一下中国网络媒体的威力。准确地说,此次中西媒体对抗,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网络媒体与欧美传统媒体的对抗,并非是人们所说的中国官方媒体与西方媒体的对抗。那些高水平的网络文章、视频、网页和讨论,不仅凝聚了广泛的共识,释放了极大的号召能量,而且还把不可一世的某些西方媒体逼到墙角,使之转攻为守。试想想,若只是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这样的局面有可能出现吗? http://www.6park.com

  网络媒体之所以有威力,就在于每个人都有权利和机会平等参与;官方媒体之所以没有威力,就在于官方不肯放弃“领导一切”、“统管一切”的心态。CNN在发表“致歉”函时,声称其主持人不是批评中国人民,而是批评中国政府,其中最大原因,就是他们感受到了中国网民的威力,而没有感受到中国政府的威力。相比之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再三要求CNN真诚道歉却没有结果,这就足以说明问题的核心。不怕中国政府,就怕中国网民。这个现象值得中国官方认真思考。 http://www.6park.com

  归根结底,所谓网民就是人民。中国与西方媒体和达赖之间的对抗,之所以能够赢得声势,反守为攻,最大的功劳不在官方和官方媒体,而在于包括网民在内的人民。他们自愿、自发和自由的言论,是政府应付外界压力的强大后盾。如果当局愿意承认这一点,那就应该用更好的技巧去引导网民,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所在,同时更要善待网民,给他们更多的信任、更多的宽容。 http://www.6park.com

杜平 《联合早报》评论员

raya点评:

联合早报:海外中文媒体,经营者不详。

对国内媒体的现状分析到位。不过对于基于海外的媒体,这篇评论似乎显得中规中矩,有基于大陆的风格。探讨深入一点: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现状?说穿了还是官僚体制以及教育导向(仇恨教育,革命教育,教条教育)。真正大动作的改革和开放在中国如此不易,还是因为人太多,既得利益占有者枝繁叶茂,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对于十七大大部制的改革我是充满的希望,但结果却不甚满意。“只能说是一次微调”,有改革派官员说。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人不需启蒙 对西方的幻想彻底破灭

 新闻来源: 德国之声 于April 22, 2008 22:10:53

德国科技部长沙万女士上周访问中国期间,要求在北大发表有关启蒙思想普世性的演说。北大德语系主任黄燎宇在沙万女士讲话之后,做了题为“在中国启蒙,为什么?”的报告,引起极大反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电话采访了黄燎宇教授。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你为什么认为德国科技部长不需要对北大启蒙呢? http://www.6park.com

黄燎宇:我没有说不需要她来启蒙。我只是想说,德国先不说学术界,德国有很大一部分公众可能不清楚中国文化里有很多东西跟启蒙是相通的。他们可能忽略了中国文化中带有启蒙特征的一些积极因素。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你在演讲中也谈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与欧洲启蒙运动基本价值之间的一些相似之处,你能具体谈谈吗?

黄燎宇:比如说我们中国社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中国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平等观。我们没有等级制。我谈到了我们的科举制,过去一个农民的孩子,如果他聪明的话,他可能成为皇帝的女婿。这种事情在欧洲最多是在童话中出现。再比如我们中国人不信神。中国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宗教。所以说我们对宗教一直都很宽容。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因为宗教、因为信仰而对哪个族群进行迫害的事情发生。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你认为经历了文革及其他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政治运动之后,中国当今的知识分子又重新变成了孔夫子的信徒吗? http://www.6park.com

黄燎宇:我觉得还不能这么简单地说。中国现在处于一个探索期。我们在经济上探索,我们在文化上、思想上都在进行探索。最近这十几、二十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中国人看历史的眼光变了。现在到处是国学热,儒学热,这些都是因为国家发展之后,大家的自我意识也变了。但是具体从传统文化中、从儒家文化中挖掘哪些东西,作为我们的文化支撑、精神支撑,目前还没有定论。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你抱怨具有儒家思想的中国人眼下必须承受着来自西方各个阵营铺天盖地的批评。你认为这是由于西方对中国的不了解、误解还是不愿意去理解? http://www.6park.com

黄燎宇:我在报告中也提了,他们对中国的批评动机很多,其中有一些是无意识的。我们在同西方打交道时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社会制度同他们不一样。这就决定了他们对我们肯定是一种批判的态度。但最根本的冲突是生存问题引起的。中国的飞速发展虽然在西方经济界看来是一种良好的互动关系。但是民间及媒体的报导给人一种印象,似乎中国的发展妨碍了他们。很多人是带着这样的动机对我们进行批评。对此我们是很不以为然的。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如果设身处地地为西方想想,过去一百多年都是他们说了算,现在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崛起,使他们的政治、经济模式,价值观等等都不再是普世标准,他们的心理不平衡,对中国的恐惧、甚至憎恶不是可以理解吗?后来居上者为什么不能一笑置之呢? http://www.6park.com

黄燎宇:其实我们知道,他们的反应完全是心理失衡造成的。如果是一般意义上的言论无所谓,问题是最近一、两个月,西方对中国的批评已经不是停留在普通语言的层次了,而是涉及到一些核心利益,对奥运会的冲击,我们中国人感到已经脱离思想范畴,已经成为一种宣战了。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在围绕西藏和奥运会的问题上,中西方展开了一场舆论战之后,可以不可以说中国知识分子对欧洲抱有的浪漫设想彻底破灭了呢? http://www.6park.com

黄燎宇:彻底破灭。不是说西藏问题不能谈。在欧洲人眼里,在德国人眼里,西藏问题为什么现在拿出来说。这不是明摆冲着我们奥运会来的吗?不管欧洲人承认不承认,这实在是一场阴谋。西藏问题任何时候都可以谈,为什么选择现在?不就是要给中国抹黑,甚至诱使中国政府采取过激行为,然后号召全球抵制奥运,不就是这个套路吗?太简单了,小儿科。西方人应该反思一下,我敢说一直到10年以前,我父辈中的不少人经常吃过晚饭之后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把门关上,听"敌台" 的广播,美国之音,包括你们德国之声,因为他们觉得听这样的电台,才有真实的消息。大家绝对相信西方的自由,媒体报导的自由不受任何限制。但是现在,特别通过这一次,中国人对西方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北大是民主、科学理念的摇篮,在目前西方对中国围攻的情势下,中国政府得到了人民前所未有的认同。北大的精英们在这种时候不是肩负着特别的责任,来敦促政府走政治改革的道路吗? http://www.6park.com

黄燎宇:这一点我们是接受了西方的观念。知识分子一直都应该行使批判功能。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个批判者。北大的学生和老师也多多少少有一些精英意识。我们虽然没有专门去研究儒学,但我们知道儒学的一个核心就是匹夫有责。当然在目前这个事情上,我们是和政府站在一起的。所以这一次西方对中国作法的客观效果可能是好的。回过头来看,政府可能还会很高兴。因为你这样把政府、老百姓和知识分子逼到了一起,建立了一个统一战线。13亿中国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西方人很少关心。为什么老百姓支持政府?老百姓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吃饭、穿衣,社会平平安安,这也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最高理想。西方不也是一样吗?你选总理、你选总统,拿什么标准?你不是也要看,谁能解决失业问题,谁让你过上好日子,谁让你国家保持平安。从这个意义上讲,目前中国政府做的没有错。

raya点评:

德国之声:德国多语媒体中文版。相对于其他德国媒体有亲中国倾向。但不一定真的比较亲中国,想来是考虑读者构成的商业运作而已–其他语版的就尽是达赖大头照打头版,这是在中文版似乎是刻意避免的。

可爱的知识分子。但不难看出“洗脑”的痕迹—-当然在本土被采访还是小心的好。最后一段很实在。出于好奇试图Google了一下这个沙万女士在北大演讲的内容—-想来在北大的演讲不会是思想狭隘,应该是多多少少有启发性的。而沙万作为科技部长所作的演讲,特别是关于思想启蒙的演讲,应该与政治挂不了多少勾—-当然,纯属假设。但遗憾的是所有的条目都是上述这篇文章。侧面可见在当前国际形势下,陶醉于自己激情澎湃的爱国热情而闭目塞听的现象大有其在。


德国“中国通”谈西藏危机: 西方不能再帮倒忙

新闻来源: 德国之声 于April 20, 2008 23:22:15

泽林(Frank Sieren)曾是德国“经济周刊”驻北京记者,已在中国生活15年。2005年他发表的“中国密码”一书曾引起轰动,刚刚出版的“中国震惊”分析中国在伊朗、蒙古及非洲的活动,驳斥有关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的论点。他对中国的看法区别于目前西方的主流,因而在德国也是为颇有争议的人物。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前不久在波恩的“相遇中国”系列活动中与泽林同台讨论之后,就目前的热点话题西藏采访了他。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是为中国辩护,您是否因此不再受到媒体的青睐呢? http://www.6park.com

泽林:不能这么说。因为媒体毕竟希望听到两种声音。此间对西藏事件的报导有一点让我担忧,那就是我们没有去问藏人的处境是否因为那里发生的一切而好转,示威者是否达到了使藏人拥有更大程度自治的目的。我们不能一味指责中国政府。我们也必须看到另一面,那就是达赖喇嘛不断试图搞政治活动,尽管他知道这不会有任何结果。西方的政治家不去努力减压,甚至火上浇油。再看看在西藏抗议的年轻藏人,他们更让我想起巴黎近郊的闹事青年,而不是1989年的示威者。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此间某些政治家火上浇油,他们不是也因为舆论造成的吗?为什么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如此一边倒呢? http://www.6park.com

泽林:我想原因是,西方舆论过去是"中国热",现在则对中国有些害怕了,害怕中国过于强大,会影响到这里的生活水平。所以在西藏事件发生后,西方媒体出现过分的反应,不能说幸灾乐祸,但至少是心理找到了一些平衡,因为这一事件表明,中国政府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另外一个原因是西方普遍存在一种对西藏理想化的幼稚看法。但这一理想化的西藏是根本不存在的。 http://www.6park.com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此间媒体认为,造成藏人不满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您也这样看吗? http://www.6park.com

泽林:当然中国的同化政策应当批评,但也存在其他的因素。我刚才已经提到那些闹事的藏族青年,他们点燃了汉人的商店;也有一些西方政府,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会晤达赖喇嘛,唤起了流亡藏人的期望,但她现在又无法满足这样的期待;还有达赖喇嘛,他仍然是一个流亡政府的领导人,他虽然声称并不主张西藏独立,但他的行为是激化,而不是缓和局势。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使藏人的处境恶化,而不是好转。这是很悲哀的。我只能呼吁各方回复理性。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您认为中国政府应当同达赖喇嘛展开对话吗? http://www.6park.com

泽林:当然,对话总是有益的。只有接近,才会产生变化。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达赖喇嘛必须停止政治活动。他必须向世人证明,他只是宗教领袖。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中国有那么多少数民族,但只有两个民族与政府之间存在冲突。而这两个民族正是政教混合的民族。而政教分离是西方历史发展的成果之一,我对此深感骄傲。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您敢于预言目前西方与中国之间的舆论战如何收场吗? http://www.6park.com

泽林:我想目前什么也不会发生。冲突已经爆发,现在得等奥运会过去,中国共产党内赞成与西方接近的改革派有可能实现其主张时,冲突才会缓解。目前是强硬派占上风,他们认为西方利用西藏来分裂中国。我还记得去年默克尔会晤达赖使中国领导层中的温和派感到震惊,而强硬派则得意洋洋,因为这一会晤使他们有理由认为他们对西方的指责是正确的。这是德国舆论、西方舆论乃至西方政界的一大问题,他们不了解中国的情况,不知道怎么做能够得到好的结果。更有甚者,西方政治家为了得到本国民众和舆论的喝彩,往往让外交服务于内政,不惜为此付出外交失误和国际合作受损的代价。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照这样说,德国政治家应当放弃其价值观外交吗? http://www.6park.com

泽林:如果我们要推行道德外交,就必须始终如一,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使用同样的标准。如果去中国访问,批评那里的人权状况;之后去印度,对那里十倍于中国的贫困、五、六倍于中国的文盲率只字不提;再之后去机场迎接沙特国王,这就不能不令人产生疑问,为什么我们以不同的标准评价不同的国家,对中国人一套标准,对印度人一套标准,对沙特人又是一套标准。这样一来,我们引以为自豪的价值就显得不那么有说服力了。迄今,西方对价值观有阐释的权力,特别是在殖民时期,我们说对就是对,我们说错就是错。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学习做出妥协,我们要正确估计自己所处的位置。目前我们占人类少数的西方国家仍处于一种极为优越的地位,但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了。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迄今中国的精英对美国和欧洲区别对待,认为美国谈人权是虚伪,欧洲谈人权是真诚的。这一次欧洲是否辜负了这一信任呢? http://www.6park.com

泽林:这样说可能有些重,但我们的说服力正在下降。就像刚才所说的,我们的行动要有说服力。我们与中国展开人权对话,其中专门有一个死刑委员会,谈我们对死刑的看法,但我们为什么不同美国进行这样的对话。这样,我们就给人把柄。过去这无所谓,因为我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但现在时代变了,其他国家对世界如何发展有不同于我们的设想,而且这样的设想还在世界范围内有推广的趋势。 http://www.6park.com

德国之声:您刚才也提到中国改革派目前的处境艰难,您认为西藏事件会使中国的改革进程出现倒退吗? http://www.6park.com

泽林:不会,我们不应过高估计西藏动乱产生的影响。改革派确实受到了冲击,但他们不会从此一蹶不振。一个每年经济增长百分之十的国家注定要更大程度地对外开放。我在中国生活了15年。在这15年里,中国领导层做决议的时候可以说越来越民主。更谨慎地说,越来越大的一个群体参与决策。胡温的主要任务是在各种利益团体之间搞好平衡,做出妥协。一个人说了算的时代已经终结。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我们能做的是给与政府中我们认为理性的力量以支持,让他们有更好的论据。而不是像现在关于西藏问题的报导中,给他们帮倒忙。西藏事件爆发之后,我们有关抵制奥运的讨论,对圣火传递的干扰,这一切不会使中国政府让步。中国政府只有在改革派拥有充足论据、同时又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让步。这是我们所不理解的。国际间的问题很复杂,而且这个世界并非善恶分明,我们在发表政治言论的时候应当考虑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只表示愤慨,站在我们认为是好人的一边,之后认为上帝会解决所有问题,这是不负责任的。

raya点评:

切中要害的评论,惊人的亲中又不乏善意的批判。当我尝试搜索Frank Sieren的时候,能找到的条目很有限(也有可能我用的是基于英语的Google而他的主要条目应该是德语的)。在原媒体的英文与德文版内没找到对应的报道—-也不知道哪儿去找。


读者来函(只捡些有趣的)

摘自:德国之声 中文网

土生土长在瑞士的年轻藏人

 

Cavero

 

重要的是相互了解。正如文中提到的,这些出生在国外的藏人,绝大多数连西藏都没有去过,他们对西藏的了解,来自于他们的长辈-西藏的贵族,而不是农奴,他们是权力斗争的失败者,他们对于过去的留恋导致他们告诉他们的后辈的所有关于西藏的,近乎是童话。童话都是虚构的。

 

KN Lei

 

我觉得这个"藏族"人说话自相矛盾, 而作为记者的Veronika Meier也能发表这样逻辑混乱的报道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他既然"从来没有去过西藏,只是从书本上、从外祖母和母亲的叙述中认识的西藏", 有怎么能掷地有声地说"(藏人)几乎每家都有人进过大狱,或被劳教,苦大仇深"呢? 这不是口若悬河么? 我也是少数民族, 我在高考的时候享受加分, 和汉族比有副食补贴. 我希望这个信息可以告诉记者Veronika Meier. 从而希望她避免一些让生活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一看就发笑的幼稚报道. 谢谢

 

John

 

流亡藏人谈自由很好笑。1950年以前的西藏人除了奴隶主及喇嘛以外,所有的农奴有自由吗?有民主吗?达赖喇嘛是藏民选出的吗?再看一下这些喇嘛的人数占了整个藏民的百分比有多少?他们哪一个是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而获得的?都是一帮寄生虫

 

西门丰

 

这位记者先生报道的不完整。应该深入采访一下文中的藏族人英语德语说的好还是藏语流利,西藏的文化他们究竟还了解多少,他们穿的是牛仔裤还是藏族人民的传统服装。如果穿的是西式的,流行的服装,讲英,德,法语,应该问他们为什么?瑞士和瑞士人让你们这样做的吗?穿成这样,讲成这样是否有被同化(文化灭绝)了啊,等等。这样的采访才是完整和令人信服的。此文鉴定完毕,作者居心不良。

 

raya点评:道理很清楚,很可笑的逻辑和误解,不多讲了。不过也要反过来想一想:的确,几万流亡藏人,包括那些从没去过西藏的流亡藏人的后代banana们,的确不能代表几百万土生土长中国藏人。但是,我们了解这几百万藏人想什么吗?那些活动分子能在拉萨簇就一次几百人参与的暴乱,那我们可以假设那些敢想不敢做的人会比这个数目多很多。镇压不是办法。怎样才能让人心悦诚服实在是个难题。

 

 

德国政治家文章:下一场冷战是否将来临

 

James

 

回顾人类两百年的历史,很清楚知道,现代以民主自由人权标榜的西方民主国家,正是人类这200年来最野蛮,也最践踏人权–特别是其他民族的人权的强盗国家,他们今天的同样做着这样的事情,无论在阿富汗,伊拉克还在非洲,这些西方的强盗仍然在践踏着人权!很简单,他们永远是穷国的敌人,特别是中国的敌人,他们无法忍受一个和他们不同文化和制度的国家强大富裕,所以很简单,战争已经开始,而且很有可能从冷战进入热战,那末,我奉劝中国的精英们,发起幻想,和平的崛起根本是不可能的,要准备一场全面的战争,这场战争要莫活,要莫一起死!

 

raya点评:原文不说了,写于11天前,充满了自负与狂妄,典型的政治煽动言论,没多少可取之处。这个评论关于“热战”的部分有点。。。不过前段倒是说得一针见血。一句话,落后要挨打。不想挨打就要强大,要强大就要趁早。

 

 

中国要求全体外国留学生奥运期间离境

 

Zhang Hu

 

我一向尊重以BBC中文网和德国之声等国际中文媒体的独立性和思想性。不过在这次的藏独风波中,我很遗憾的通过贵站的报道,真正认识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并不简单地是意识形态的差距。我开始质疑自我标榜文明进步和民主公正的西方媒体的立场是否真是如此。在贵刊的的【中国要求全体外国留学生奥运期间离境】的报道中,贵刊转载了极其具有专业性,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一则谣言,在这个对中国来说困难的时候,破坏中国政府形象,以及奥运举办城市北京市形象,甚至是各个中国大学形象的谣言。对其造成的破坏我不想估算,也不想追究其发源地和散播动机。

 

但是贵刊对此后的事实澄清的轻描淡写(【德国商人签证难-留学生离境纯属误传】)深深地震撼了我,在题目中被澄清的事实甚至被放在另一个题目的后面;再看其内容,不仅对谣言的成因和真相大白的结果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似乎认为传播了谣言并不是你们自己的责任。轻描淡写地用一句话推卸了责任后,加重了语气对中国政府行使国家主权加强了入境审批提出暗示性的批评,似乎在说:即使是假新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们中国没有人权和言论自由。通过这件事情,我看到的是对真相的双重标准,我觉得受到了伤害,不是一个作为中国人的爱国心,而是我对西方价值观信仰的伤害。 借此我还想表达对于德国之声等西方媒体,表达我的失望。

 

作为一个生长的中国的地球公民,我渴望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们和平共处,共同发展。不过在这次的对于中国困难时期,我没有看到来自于朋友的援助的双手,公正的言论甚至是善意的批评,而是猜疑,唾骂,恶毒的中伤和对中国的全盘否定。对此,我想如果事实真的朝我们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下去,那么西方人发现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中国人,而是西方世界以外所有第三世界国家的信任。 这次西藏事件,除了中国政府需要反省自己的民族政策,难道西方媒体,包括德国之声在内就没有值得反省的地方吗?我呼吁,中国是地球的一部分,中国人也是地球人的一部分,尽管我们的生活习惯,信仰不同,让我们和平地,友好地生活在一起吧。

 

raya点评:在这次事件中中国年轻一代“精英”对西方言论自由技俩的认识和幻灭的缩影。

 

欧盟市场危险产品增半

 

zhiqi fan

 

中国产品质量问题中有一个问题,贵网站没有提到,实际上中国有能力造出更好的产品,如其航天产品和国家重要工程中的关键产品。问题在国际贸易加工订单中,来自国际商业采购集团并没有给出让中国制造业生产出高质量产品的价格。通常国际采购商给出的订单价格基本上只有购买原材料和5%的加工毛利,试想一下德国的制造商能够在如此低的价格条件下造出更好产品的可能吗?所以德国媒体在报道中国产品质量问题上要重视德国采购商的压价行为。当然,这个问题也只是全部问题中的一个原因。

 

raya点评:我倒是没朝这方面想过,也许的确是个原因吧。不过中国制造业普遍不精密并不能往采购商身上推卸责任。

 

胡佳被剥夺依法上诉的权利

 

Chengpei

 

这种人就应该好好收拾一下!什么民主斗士,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给民主抹黑。真要是进行所谓的全民选举,那可有笑话看了。看看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就知道了,国家政策没有连贯性,那些政客只会作秀,贪腐严重。所谓的西方民主并不是包治百病的万能药,古罗马还由共和制转变为帝制呢,你能说那是历史倒退吗?一个民族的发展要靠自己的不断努力,包括经济物质以及精神文化等诸多方面的因素。你不知道中国还有几千万人口还在平困线以下生存吗?什么是民主?人民生活安康乐业,富足,有一定社会地位那就是民主,就是人权!所谓的选举那是一种形式,它并不代表民主的一切,空谈民主只会害人害自己。胡嘉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可以说他是个悲剧性的人物,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生活在空想社会中而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必定会遭到社会的唾弃,有机会他应该到普通的百姓中间看一看,听一听,要知道百姓最需要的是什么。

 

对于政府的行为我有很多不满,胡嘉并没有什么认罪态度反而轻判,国家法律尊严何在,民族尊严何在,人民的利益何在?我们郑重要求政府法律机关特别是监狱部门充分考虑到这位罪犯的特殊情况,适时考虑,本着治病救人的方针把胡嘉送到比较能够得到体力劳动锻炼的地方进行改造。

 

raya点评:说实话我一直对胡佳报同情态度—-毕竟心是好的。的确天真,不切实际,但是否就能够得上上法庭?

 

过半中国民众支持死刑

 

Li Ran

 

"祁胜辉说:"根据感觉得来的结果被证明是不稳定的,当我们问到有很多无辜的人被执行死刑之后,一部分人就从支持死刑转向了反对死刑。" 这个太傻了,如果说被执行死刑的是无辜的人,当然没有人支持死刑,这个能说明什么问题呢?这个所谓的"无辜"不过是假设而已.不能够说明任何问题.

 

raya点评:哈哈哈哈哈。。。

 

农夫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人对于西方媒体的反应相当激烈,让我非常吃惊的是,这些在西方学习的年轻中国精英们的反应,很象一帮巴勒斯坦扔石头的愤青,不问青红皂白地要跟西方进行一场战争,可见共产党的教育多么可怕,这可是没有见证过中国动荡的一代人,如此的民粹让人真的非常担心! 中国共产党一直实行一种仇恨教育,要大家记住西方列强曾经欺负过中国,日本人屠杀过中国人.邓小平告诉大家抓紧时间发展经济,等中国强大了再来收拾西方人.这些战略再加上如此民族主义的人民,中国显然是世界和平的威胁,责任就在于中国共产党的教育!! 现在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在窜连,要"打一场没有硝烟的与西方媒体的战争".我觉得新的"义和团"在产生,可怕!值得警惕

 

天外侠客

 

西方进步国家企图用自由、人权、进步的普世真理来说服中国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中国的传统文化跟这丝毫不沾边。中国人只相信邪恶和暴力,谁比它狠,比它毒,中国人真是打心里害怕、佩服。跟它讲道理,“去你姥姥的吧!”满州人杀得汉人屁滚尿流,现在竟然成了中国人的老祖宗。俄国老毛子杀中国人,只有一个字,狠!占它再多的土地,从来就没有一个中国人敢提起来,连想都不敢想,更别说天天哭着喊着:“你得向中国人道谦。”要想让中国人服软,只有一个办法,斩尽杀绝,它还把你当作它的老祖宗,特别高看。

 

raya点评:极端!极端得刺眼。但剥去极端的语言,展现的劣根却是活生生的。

 

德国联邦议院讨论西藏问题

 

看熱鬧

 

越看越好笑了:如果達賴能影響藏民控制藏民,那近來西藏事件、奧運事件他就脫不了干係,他就是個扯謊的假活佛,共黨的話變真了;如果這些事件跟達賴沒有干係,那就說明達賴已經沒有用,共黨還跟他談個屁哦。小學生都能想到,德國政客想不到,不如來臺灣念小學哦。

 

raya点评:过度简化却没有错误的逻辑推理。一方面反映出政治家们“天真”“美好” 的愿望,与现实复杂的,并非非常乐观的情况的对比。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天天读报:转载加点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