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I smell like shit actually?!

下了好几天的雨,今天居然天晴了,于是回家之前绕道到Bahnhofstrasse随便散散步(给各位不了解的朋友,这个所谓的Bahnhofstrasse就是苏黎世的市中心充满奢侈品的步行街,相当于上海的淮海路或者成都的春熙路)
下午暖暖的阳光,懒懒的步伐,再咬一个冰淇淋…似乎不错…嘿…
慢着,2点钟方向一米左右距离好像有人在看我…转头——白发老头一个,看起来还算得体.
他看到我看到他了."好吃?"
"呃…不错…"我继续往前走,心里出现无数问号:教会的?乞讨的?问路的?纯属好奇的?骗钱的?
"韩国人?"
"中国人."
"哦,对欧洲人来说,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看起来都一样."
"嗯,对我们来说欧洲人也一样."
他居然跟我一起一边聊一边慢慢散步起来了?!而且…似乎有慢慢靠近我的趋势…于是我也暗中偏离轨道以保持大约1米的距离…
"我叫XXX"(忘了…其实是没注意听)
"Raya"
"你在这儿干嘛?"
"我是学生."
"学什么的?"
"我在读PhD"
"?"
"Doctor of Philosophy"
"Philosophy!啊,哲学对中国很好啊~blah blah blah"
笑笑…他完全理解错误…他到底想干嘛?!寻思着我应该找个什么事情做撇掉他,我可没兴趣就这么一直跟他聊下去…
他继续"我说Raya我们找个地方喝杯怎么样?"
有没有搞错啊,发展得也太快了吧!我可从来不接受陌生人的好处.再说您也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吧,大爷!
"呃…不好意思我想我要回去了"也许是我过于敏感了.之前我在康熙来了看过采访那个女作家的一集,她说她在欧洲的经历,提醒说如果同意一个欧洲男人一起去喝咖啡的话就相当于同意他跟他上床了.虽然她讲的是在法国,而这里是瑞士,瑞士人是出名的不随便搭关系的,要成为朋友都需要很长时间.
"不用吧现在还早才7点啊"
"呵…啊那是我要坐车的车站! :)"我指指马路对面的一个车站.我的确可以在那里坐车回去,但其实这本来不是我的计划,我本来想多走走的,但是我现在很庆幸一个车站出现在我面前.一辆电车正进站,可惜不是我要坐的.但似乎情况也还没紧急到需要随便跳上一辆车逃命的地步.
"好吧"他伸过手来.
哈…心里暗笑.我也很礼貌的伸出手去跟他握手道别…
咦?他还不放?!还两只手都搭上来了…他的样子似乎是一个很爱恋的爷爷在跟他孙子说要好好照顾身体一样.被一个陌生人用两只手握手的感觉很奇怪,让我想起了电视里江泽民总书记在春运期间慰问边防战士.这让我不太舒服,让我忍不住侧身让我至少有一半的身体离他远一点.其实这样挺不礼貌,他应该有所察觉.
"星期六怎么样?下午五点,在市中心,我们一起喝点什么?"
有没有搞错!?他还不离不弃?!
"不好意思,我明天要工作,你知道,学生总是要工作.我想我在5点之前不能完成."明天要工作是真,只是5点之前肯定能完成而已.
然后又说了几句,反正我就是不去.
他终于看出我的坚决了.很遗憾的样子.拍拍我的手"真可惜,I like Raya".
"I like you",这是一句让我很反胃的话.上次是出自一个印度阿三之口,眼神色迷迷的,一边说一边想要亲我.我现在想起来,都还像吞了一缸子蛔虫一样恶心.那次是我活了半辈子来最让我后怕的一次经历,以至于从那以后我对整个印度民族的印象都蒙上了阴影.也让我对那些过于殷勤的外国男人过于敏感,如果我这次的确是过于敏感的话.
他抬起我的手,嘟起嘴巴,亲了一下.
哇靠!第一次被行这样的礼节,全无好感可言!!
然后又把头朝我的头伸了过来…还有完没完…眼神左右晃晃:闹市区,很多人,他不敢怎么样…我也不想太冒失,好吧…把脸伸了过去.右,左,右.三吻礼节.还很响,带了点口水.恶心.其实我没想到他会用嘴,因为上次我过生日,我同事,女生,祝贺我,也只是用脸,左,右,两下.之前在<普罗旺丝>里面读到,那些法国人,对于很亲近的朋友亲人,才会这样.
 
我转身就走.好像连假惺惺的"Nice meeting you"都没说.
 
散步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了.
 
在车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会找上我.
旧牛仔裤,膝盖还摔破了的;白色T-shirt,男士的,上面还有今天做实验溅的两陀绿色的污渍;胡乱绑起来的头发;背上一个又笨又重的电脑背包,要驮一点背才背着平衡;左手提着个破塑料袋,右手一个冰淇淋,吃相不雅;睡眠不足,还有黑眼圈.
一看就知道是个穷学生,不是骗钱的目标;
骗色?那就更没吸引力可言了…well…也许老外真跟我们的审美观就真差这么远…看看他们画的花木兰和他们宠爱的吕燕,我大概也属于那个系列的…
或者…他实在色急就看准我是个他妈的穷学生觉得应该随便丢几个子儿就搞定?
更或者…他是个恋童癖患者以为我是个十多岁的学生(他有问过我是school还是university)?!——昨天刚看了部美国06年的最佳记录片讲的是对轰动整个西方宗教界的对广泛于美国天主教牧师中恋童癖牧师利用职位之便侵犯甚至强奸儿童的事情进行调查的事情.片中那位被采访的牧师面对记者,面对法庭,供认不讳,却一直保持镇定自若,道貌岸然,即便在他承认自己是罪人(sin,很重的词)的时候,那种伪善令人恐惧.而今天我遭遇的这位先生和片中那位牧师颇有几分神似…
 
靠,我咋没遇到过一个帅哥来搭讪过?!我不喜欢但是总是心里要平衡一些.
 
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是不是我身上一种由内而外的气质让我闻起来像一坨屎,那些苍蝇是我自己招惹来的?!
 
Advertisements

10 thoughts on “Do I smell like shit actually?!

  1. 这个大爷真是变态阿。。。。都已经是大爷了还玩这种东西 呵呵 三吻还带口水 无语
    储备一个防狼器吧
    阿三看着确实不爽

  2. 变态老头!
    有可能是恋童癖阿。你上次来我们实验室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你很小。在老外的眼中应该更小了

  3. 呵呵 最底楼的心态之好@@佩服佩服哈!!!缓J你小小心哦!!哪个喊你这个可爱的@@ 还有,我这盘耍安逸咯哈#

  4. 。。。恋童癖。。。咳咳~
    瑞士人不多,小心再碰上这个老爷爷或者他们俱乐部的哦~
    快点变大头,就可以除暴安良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