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LATE 2006 (4)

决战苏黎世 之二

城市

原来欧洲的城市也可以像咱们中国城市一样喧闹.
 
birmingham乘着摇摇晃晃的80座Avory飞机(从来没听说过这个飞机…)降落到苏黎世.出了飞机场便没再有英语的路标,虽然学校给我们发了个简要的地图和说明,但我从飞机场出来,乘电车,走到旅馆,还是颇费了些周折.在市中心的一个车站下了车后,便找不准方向,连抓了两个人问路,居然都不怎么会说英语.虽然他们都非常热心又努力的跟我又是德语又是手语,交流效率还是极低.这让我对德语区英语普及率极高的说法产生了怀疑.后来证明那的确是我运气太差.后来还是抓到了个20多岁的踏着滑板车的金发jj才找到了"知音".深感那二年生上帝以打乱语言来惩罚人类真是不见血腥的残忍.
 
我以前的想象中,苏黎世是个安静优美童话般纯净的地方.说实话,初来乍到,苏黎世给我冲击颇大.37万的人口(苏黎世州120万)在中国只能算一个很小城市.但由于我长期居住在安静的小山村,刚到这号称瑞士最大的城市,它的嘈杂让我很是不习惯(好土,哈哈).同是大城市,苏黎世和伦敦在气质上相去甚远.伦敦是厚重的,沉稳的.即便有牛津街这样繁华的商业中心,伦敦的给人的感觉终究还是带着礼帽,持着长雨伞的绅士.苏黎世虽有相似的漂亮建筑(在我这个外行看来至少是相似的),却显得杂乱得多,这大概多多少少跟那些天上东扯西拉的电车电线有关系.刚下电车就撞见路边一群全身打着钢钉的朋客青年聚在树下,还有只雄壮的大狼狗守在之旁肆无忌惮的撒尿,这彻底倾覆了我之前对苏黎世猜想.旅馆旁边小中国餐馆约合10磅一小饭碗的汤砍得我的钱包鲜血淋漓.再加上这旅馆离苏黎世市中心电车中心站不远,前后临街,直到临晨2,3点种都能听到楼下小酒馆的喧闹声夹杂着砸酒瓶子碎裂声和汽车喇叭声.这在英国是难以想象的:在那儿一般下午4,5点钟,商店就开始收摊,街上变得冷冷清清—-我们一直都在奇怪英国人是怎么娱乐的.更要命的是这三天里那火警像中了邪,每天清晨4点,都会从前面的主街从前到后喧嚣而过—-我说这哪儿的火还能每天定时犯啊?
  
而这苏黎世大学就像是喧闹尘世中一片"静"土.周三早上7点30,programme的学生代表就到我们旅馆领我们去苏黎世大学参加欢迎仪式(当前一天拿到这个安排时着实又冲击了一下—-世界真精彩,到处有冲击—-7点30?有没有搞错啊?在英国我还没起床呢,老师都不可能9点之前上班的!—-说到英国人懒,我想起了一年前我和sissi刚到英国时的第一晚上受到了胡钢大哥的接待,他让我们第二天早上早些起来才好赶车,于是我们俩第二天早上7点过就起床了,没想到他自己却还睡得安稳.后来才知道他所说的"早点"是说"大概9点过吧,不要太晚了").十来分钟的电车程后,来到了一片小林坡边石子儿羊肠道的入口,在林荫间绕了几分钟后,眼前一片开朗—-淡淡晨光之下,微波鳞鳞的湖面显然还没睡醒,薄薄的晨雾还轻轻的盖着.树,草,和大石块有致的错落其中,从薄雾中探出头来.一条简陋的木质小桥伸入水里,藏在雾里.醒了的除了我们这些待宰羔羊,就是那些鸳鸯和野鸭子了.他们或在湖里懒懒的划水,或在草坪上搜寻草籽.一群麻雀在岸边捣腾着洗沙浴,自得其乐.也许是周围的小山林吸收了城市的噪音,这里离市中心不过几公里的距离,却安静得能听到呼吸.如果是中国的大学,这里肯定要被谈情说爱的学生们踏烂了.我边走边想.  
 
然忙累,后面的几天里还是抽了些时间到苏黎世河边逛了逛.十来个垂钓人在桥上放着缀缀的渔杆,有意无意的看着.不远处四五只白天鹅在河面上懒懒的划着水.清澈的苏黎世河流过城区注入南面狭长的苏黎世湖,离我将要工作的校区不远,站在高处远远的就能看到那块碧玉在阳光下耀眼.一个黑人在湖畔孤独的拉着手风琴;不远处,一对白人男女,以长笛和着小提琴,配合着教堂的钟声在廊房下悠扬的共鸣着.我好奇的问lars当地人会不会在苏黎世河或者湖里游泳.他端起正在喝的水杯,无色玻璃里面的tap water透亮."我们喝的水70%都是从那湖的来的,so it’s always nice to swim in what you drink."
 
 
 
净的苏黎世河对面的那条叫啥来着的商业街,却是充满了纸醉金迷流光溢彩的诱惑.世界一流的金融和奢侈品都在这里集中.目不暇接的世界一线名牌和熙熙攘攘的穿着光鲜体面的德意志金发男女们在这里展示这苏黎世独特的魅力.这里有两层楼的LV专卖店,也有香港的esprit.有可以免费刻字的瑞士军刀(想要的吱一声),昂贵的德国双立人厨具,也有设计师桌椅和手工制作的铁皮军队玩具.就连手表店里也不忘摆出08年北京奥运那5个傻头傻脑福娃和"我们也说一点汉语"的汉语招牌.而这种国际化的定位又和那些传统的欧洲小店,城堡式的教堂,和高耸的尖塔配合的相得益彰.
 
里虽然总人口不是那么多,却总是那么热闹,从来不缺人气.白天,街边的咖啡馆里站着坐着都是人.深夜,让我们几个英国过去的学生惊奇的是,这里的夜市居然也如此兴旺.本来就不宽的胡同小道,两边还挤满了从两边餐馆里延伸出来的桌椅,密密麻麻全是人,喝酒的,吃消夜的—-也许有人是吃晚饭—-不容过路人并行.那架势,仿佛成都当年的玉林串串香.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K歌搓麻将了.
 
     
    
 
 
 
 
 
三天眨眼就过去.临行时我居然对这个起初有些反感的城市竟产生了些许不舍.
 
也许因为我在这里努力过.
 
也许因为这个城市似乎实在很有趣.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盘点–LATE 2006 (4)

  1. 终于又进城了,不容易哈!:P要是每天都那么早上班,真是有在中国的感觉了。这边的老外都是九点过才来的。
     
    草坪,干净得可以游泳的苏黎世河(湖),还有raya,我简直等不及想去苏黎世了!

  2. 对咯,我告诉过你的三,我从旧金山到圣芭芭拉坐的飞机才三十多座得,更吓人!不过好处是基本上人人都有window seat,可以看海岸线,很pp的。
     
    再PS一下:看来我去瑞士,还得学点德语哦。。。痛苦了。

  3. 我路过
     
    下面那些照片是你照的么??感觉很好很好看。
    你写了很多的东西呢,要慢慢读^^。
     
    总之,路过,而且也喜欢这里。恩。

  4. I think I should really take more pictures whenever I find a chance in Ithaca when I go back to school. I only have basically the very begining pictures of my school and Ithaca and a little bit Niagarra fall. Since life there is really very simple till now.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