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LATE 2006 (4)

决战苏黎世 之一

面试

 
打有准备的仗,并且见机行事.
 
收到面试的通知是早在七月底.之前经历过一次失败的面试(在birmingham),于是这次下定决心一定好好准备.
 
Swanage回来之后再也不敢再出门了,忍痛推掉了sissi等一行去湖区和Eindingburg的旅行(心里真真是在滴血啊…后来看到了他们的影音记录,赶到了爱丁堡一年一度的民族音乐节的尾巴,那是相当的吸引人.没去遗憾,去了没面试上,那更后悔),收心回来,好好看资料.
 
三天的面试,犹如车轮战,对脑力和体力都是考验.一起面试的有66个candidates来自世界各地.据这个programme的秘书说往年总的说来学生和老师的成功配对率大概在50%左右,有大年有小年,所以压力还是满大.当时我选了6个老师,后来只见了4个.我觉得平均每天至少见一个已经很累了,唾沫都要说干,却听说有人见了整整12个!山外有山…
 
过程略.总结一下吧:
 
首先是充分的准备:
他们做些什么,将来想要做什么;
我做了些什么,想要做什么;
他们会问我什么,我该怎么回答;
我又能问他们什么,他们大概会怎么回答,我怎么回馈;
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我的长处和不足是哪些.
 
不算他们的publication,其他的材料都打印了一寸厚.自己整理,自己回答,记得烂熟于心.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面对他们的时候才能信心十足,应对自如.
 
其实我去面试之前还没有看完所有老师的文献,于是拿了一些到那边去,在见老师之前再看看.有些同学看到了,还好心的跟我说,其实不用看的,他们会跟我们讲的.事实确实如此.这次面试毕竟是个双向选择的机会,他们也要努力的推销自己.但是,我还是坚持把他们的文章和网页都看了一遍,没有进入细节,但有个大致印象.于是我去面试一个做非我专业的老师的时候,都能快速的理解他给我讲的东西,并且在他提到未来方向之前,我能提出现有结果中的问题–其实也就是未来要解决的问题,给他留下的印象很好,貌似我真有脑子似的,其实都是从那些文献和网页里面看来的.
 
其次是要积极的contact.
不能面试完之后就把别人晾在一边,直接等结果,这样先机就会被那些积极的人占了.得小小的push一下.
 
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个老师,我跟他谈完之后,去他实验室和他的学生聊了会儿.按理说这样也就结束了,但我还是折了回去,又找到了他.那时他已经面试完了他要见的6个学生(他只收一个),我就坚持要他谈谈对我的反馈意见,他想了想,跟我说,他有两个直接不考虑,但我不是其中之一;我的背景绝对不是第一,但是我的潜质是第一的(我想这也就是我面试时表现的"有脑子"的结果).但他现在还没决定他会把谁放在他的list中的第一位.好,我就需要知道这么多就足够了,不需要over-pushing,得留给他一些自己考虑的空间.
 
然而这位老师并不是我最后选择的no.1.最终成为我导师的是lars.当时跟lars的contact可以说是我战略性的胜利.
 
那时候本来说周五晚上为期3天的面试活动结束后会有一个party,据安排是很多老师都要去,所以强烈推荐我们这些candidates都去,和老师聊聊,看看被选中的可能性有多高.因为前一天我问了上面提到的那个老师,他说他不会去那个party(所以我才坚持让他当场就给我回馈).我才意识到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去.于是我就想到应该要确定一下lars会不会去那个party(我是周三跟lars见面的,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是周五下午).我很好心的问那时同住一个房间的来自墨西哥的美女竞争对手要不要一起去lars的办公室.可是美女坚持认为老师们应该会去的,但即便不去,他们会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去了也没用.于是我也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
 
—-果然,lars不去(心中暗笑,我叫你一起你还不来,嘿嘿).
 
lars坦白的跟我说当时他正在考虑我和另外一个背景更强的学生谁一谁二,于是我心中有些底气了.于是也没再进一步push他,但给他提出了另外一个point—-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就是问他,如果我没有成功match上哪个老师,有没有可能在他的实验室(或者这个学校)找到一个短期的visitor的位置(我的想法是如果能先留下来,把地盘踩热了,以后机会总多些).遗憾的是,他想想说,不太可能,没听说过这种事情,因为我是外国人,办这种手续比请一个长期学生的手续还复杂.
 
我心中满是失望…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儿,问我"你想见我老婆么?"
"???"
 "我老婆也在这里工作,她是个professor(而lars只是个doctor),有个独立的实验室,也在招生,只是没有通过我们这个集体招生项目招."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实我当时又困又累,说话都有气无力的,还别说这种面试式的高强度脑力加体力劳动+说鸟语,所以我自知当时跟她老婆谈时表现差强人意.
 
但是,这次很烂的谈话却达到了两个至关重要的效果:
一是跟他老婆达成非正式协议,如果我没被成功录取,我再来找她(其实她的意思看来收我的可能性还是满大的)—-这样就加上了双保险;
二是我在她问我时表示肯定会把lars放在我的list上面的第一位(其实当时我并没有完全决定,但既然她这么问,我也就不得不这么决定了)—-显然她会把我这个意思转告给lars,自然会促成lars也把我放在他的list上面的第一位,至少会巩固这个地位(因为老师也怕match不到学生,既然有top2的学生明确表示了,那还是选个稳当的嘛).
 
后来得知跟lars成功match,高兴之余还有些小小遗憾…其实他老婆还强些…但当时又不敢赌她而不把lars放第一位…题外话,题外话,嘿嘿.
 
说了这么多,我要说的就是,对于面试,准备是基础,而积极的contact会给自己创造很多机会.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盘点–LATE 2006 (4)

  1. 有些经验留到我以后还可以用哈!
    知道你那段时间忙疯了,但没想到辛苦到这个程度,肉麻和赞美的话就不在这儿说。过程很精彩哈。
    至于lars的老婆嘛,我记得我讲过了,反正过去了想来有机会从她那儿学到很多东西的。
    PS:爱丁堡的艺术节我听马丁讲确实很不错,以后我们一起去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