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LATE 2006 (1)

爬格(4月或5月?)

一个偶然的机会.
 
大学同学的姐姐在福建当地一家报社工作,新开了一个国际版,需要发展correspondent写一些豆腐干文章.爱新鲜的我于是马上动手凑了一个发过去.虽然对方只要5,6百字,我却给她弄了2000字过去.虽然后来还是拿到了190RMB,却不知道被裁剪成了什么样子.其实能以爬格子赚写小钱,做个自由自在的SOHO,真是一种舒服的人生.可惜我这人就是缺乏坚持之心的人.这篇过后就再也没再写过了.说穿了就是"贱皮子",必须要有别人压着,才能做事儿.
 
下面就是全文,讲的是Sutton的乡村.
 
—————————————————————————————-
 
“亲爱的Pooh,你是要去拉夫堡买东西么?” Pooh是共用厨房的一个泰国姐姐,为人极好。
我们就读的生命科学学院在诺丁汉郡的一个安静的小村里。地广人稀,安静得很,空气也好得完全就是一个天然氧吧,住着非常舒服。坏处就是要买东西得赶公车到附近的小镇上去买,而最勤的一路也是一小时一班,到了周日,就干脆没公车了。所以我们没有自己的汽车的学生们买东西总是特别有气势,登山包,行礼箱都能用上,一买就是一两周的食物,把冰箱塞得满满的。肉类全部扔到冰柜里面冻着。水果和蔬菜就要麻烦一点;即便放在冰箱里,也撑不了多久。缺乏新鲜的蔬果对我们来说自然是不稀奇的事情。
Pooh点点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故作神秘的说,“你可以不买水果了。”我笑嘻嘻的眨眨眼睛。Pooh不名所以的等我的下文。“我们宿舍楼旁边的raspberry全都熟了,太好吃了!”
“哦~”她笑了,“我上周就知道了。而且那棵树叫mulberry。校园对面的那些藤子上的才是raspberry。”
“哦……”我一阵小窘,吐吐舌头,笑着说,“原来我才是后知后觉的人啊,而且还弄错了单词。”
我还真一直不知道那棵一人抱不住树干的大树是桑树,因为我以前看到的桑树都是一人多高一点,枝条细细弱弱的。直到那天穿着拖鞋匆匆从它旁边走过,“噗”一声,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上还溅了什么湿的东西,我埋头一看,脚上黑红一片汁水,“桑葚!”定睛一看,树底下全是。抬头,天啊。我从没见过这么密的桑葚,红红黑黑的层层叠叠在茂密的树叶下,沉缀缀的把粗壮的枝条都压弯了,熟透的果子噗嗦嗦的往草地上掉。我惊喜的叫了出来,感觉像无意间发现了金山。轻轻一碰,一颗黑透的就落了下来,吹吹灰尘就往嘴里塞。酸酸甜甜的汁水涌了出来溢满嘴。心头那个爽啊,别提了。那是正值没命赶论文不愿出去买菜的时候,这些可爱桑葚们给我提供不少维生素C。
笑着跟Pooh道了别,她去赶公车,而我要步行20分钟去Sutton Bonington村里的邮局,只为买三张邮票。听起来挺不值的,但在这样灿烂的阳光下散散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大概英国给人的印象总是阴沉沉的。其实对于在狗见到太阳都要惊恐的狂吠的四川盆地长大的人来说,这里的阳光真是非常慷慨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俩都认错了.我们说的raspberry其实是blackberry。Raspberry(覆盆子)在鲁迅先生的文章里名声大振的小东西是鲜红的.熟的blackberry自然是黑的,红的是极酸的。黑梅不像桑葚结得那么密实,但好处就是,沿着这条公路,可以边走边吃。

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反正很好看

这里是英格兰中部农业区,学校旁边除了村里一片居住区,就全是广袤的农场,绿的黄的一块块的。绿的几乎都是牧草,黄的就说不定了。四五月是油菜花,七八月就是麦子或者麦茬了。坐在双层公共汽车的顶层路过这片片织锦是一份让人愉悦的经历。没有高楼大厦的阻挡,视线沿着起伏的农场放远一点,再放远一点,直到天边的白云温柔的覆在那已经辨不明是黄是绿的毯子上,而心胸也随之开阔起来。我也改掉了以前上车便瞌睡的习惯。
 
一只灰松树舞着灵动的长绒尾巴,滴溜溜的窜上了一棵树,在枯枝头上嬉戏的一对黑白相间的喜鹊惊得扑闪着翅膀飞了两圈又落在枝头上了。这里的动物很多,狐狸,野兔,大大小小的鸟,我甚至在地里还看到过野鸡,远点的小林子里还有白鹿。所以打猎也是当地不少男人爱好的体育项目。当然,打猎是要执照的。据说到了深夜,我们的宿舍对面的那块草地上就会出现万兔狂奔的壮景。虽然“万兔”我是没见过,几十只狂奔倒是见过。它们机警得很,一看到有人走过,便发了疯的往灌木丛里躲,10秒钟内踪影全无。其实它们淡栗色的皮毛提供了很好的保护色,但是一跑,白屁股就露出来了,还一扭一扭的,一眼就能看到。据说这白屁股的暴露还有阴谋的:屁股的扭动方向是和身体的奔跑方向相反的,这样就能迷惑眼神不太好的狐狸们了。
 
当然,这里最容易见到的动物自然是牧场上的牛,羊,还有马儿们了。他们懒散的嚼着青草,用极慢的速度抬起头,左看看,右看看,又埋下头去。耳朵和尾巴偶尔抖两下,以驱赶苍蝇。偶尔走两步,奶牛们鼓胀的乳房还闪微微的。他们或站或蹲,被阳光勾勒出一道金边。
“Hello?”好像是在叫我。我转过头去,一位白人老太太微笑着出现在我身后。她穿着短裤,留着灰白的短发,戴着墨镜,皮肤被晒成了巧克力色,看起来健康而精神。
“哦对不起,这里是私人地方么?”我抱歉的说。我站在一片牧草上,前面是栅栏。
“是的。你要找人么?”
“不。我只是想拍张牛的照片,它们很漂亮。”
“哦,你当然可以拍,我不会介意的。”老太太依然微笑着,“它们都怀孕了。今年天气不错,雨水也很丰,草长得挺肥,我还在后面屯了很多麦杆。我想10月份应该就要生了吧。”
“麦杆?就是那种地里收来的麦杆?”我指着远方的麦地。
“是的,就是那种巨大的一捆一捆的。”老太太比划着,“大麦收了之后,那些麦杆就用来喂牲口。”
这片地区没什么名胜,那种两米多高的麦杆捆就成了这儿的旅游招牌。用咱们的话说,就是农家乐。在旅游宣传册子上经常能看到它们漂亮的照片:在蓝得透明的天空下,一个个金灿灿的麦杆捆剁在一大片金灿灿的麦茬上,活像一个个巨大的蜂蜜瑞士卷蛋糕放在金色的奶酪酱上,可口极了。
“我一直在想他们是怎么把一根根的麦杆卷成那样的。”
“哦~我也不知道。”老太太夸张的瘪瘪嘴,“我想他们肯定有某种聪明的机器。”

笑着跟老太太说了再见,我继续慢悠悠的走。这季节的颜色丰富极了,村里每家每户的小院子里大大小小的花,雏菊,矮牵牛,熏衣草,月季,都艳丽的开着。白头发的老头儿拿着钉锤和木头条在做花架子,看到我走过友好的问好。“他们肯定会攀比谁家的花园更漂亮。”我想。有些院子大的还会种果树,而这时候又恰逢果子成熟,苹果,李子,红的红了,紫的紫了,缀在人头顶上诱人得很。我自然不会抗拒这种诱惑,伸手摘了一个淡红带绿的核桃大的李子。在这儿似乎这些果子熟了都没人理,随手摘一个自然也没人管了。用手抹掉灰,咬下去,嗯,很像家乡李子的味道,甜中带一丝微微的苦涩,很爽口。

浑厚的钟声从小教堂尖顶里响了出来,回荡在小村上空,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而与世无争。记得一年前刚来英国的时候,在城里的学生听说我们在这个地方上学,一脸可怜的表情看着我们:“Sutton Bonington sucks.”可是我怎么觉得这地方比喧闹的城市舒服多了呢?不然怎么有钱人们都到这种地方买大房子骑马呢?也有从城市来的朋友到我们这儿玩儿,直叹我们这儿完全就是世外桃源。世外桃源不好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
 
Advertisements

9 thoughts on “盘点–LATE 2006 (1)

  1. 搬个小板凳来坐到看~~好精彩的故事,刚到sutton的时候有种失落感,但是现在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期待更多的岁末盘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