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 面对强奸犯…

面对强奸犯,冒死反抗是人类的耻辱!

 
来源:网易论坛(06/07/21 14:38) 
 
  看到一个帖子,一个男性ID,拿出一个案件,捶胸顿足地哀号哀叹人心之不古:“面对强奸犯,冒死反抗,居然成了笑话!”
  意思是说,某女在面对两个持刀歹徒劫色时,拼命反抗,最后身中数十刀而亡这类行为是可歌可泣的,值得赞颂的,而那些哀叹惋惜的人,包括死者的父母的哀惋,都是不应该的云云。看到这里,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帖主自己有个女儿,不幸路上遭遇了持刀劫色歹徒,你是希望她顺从歹徒,安全回来,还是希望她殊死博斗,血溅当场?居然还能批评死者父母麻木冷血,写这种批评,才是彻头彻尾的冷血!
 
  甚至还拿了今年那位高考交白卷的学生作为类比,意思是,她们都在抗争一种残酷的不合理的制度云云。
  看完感觉是这位先生压根没学过逻辑学——或者说,我觉得他压根什么都没学过,除了假道学。
  首先,这两个例子根本无法类比,就象月光和河流是完全不可合并同类项一样。生和死是无法逆转的,是一旦成为事实就没有任何力量逆转的悲剧,而放弃一次高考,不过是人生无数选择之一,这次不考还有下次,下次不考还可以就业,就业不了大不了靠吃遗产再不行靠社会救济吧?这两者如何类比?
  退一步而言,两者行为上有些许相似,都牵涉到了“反抗”这回事。 但两者所反抗的东西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死于刀下的女人,是死于一个男人的暴力,而倒在高考制度下的女孩,是倒在一个宏观的体制之下,反抗体制性的错误,是具有象征意义,具有号召力和警醒意义的。反抗高考可以在高考制度的丧钟上加上一锤回音,我想象不出来,要一个女性反抗偶然遭遇的强奸犯能唤起什么?唤起强奸犯的良知?还是唤起如楼主这类视女性的贞洁超过女性本身生命的男人的人性?
  碰到强奸犯,到底该不该反抗,这个愚蠢的话题在天涯愚蠢地被讨论过,一群愚蠢无比的男人说:至少要反抗一下吧,反抗了以后对家人对男友对老公也交代得过去……
  女人在面对强奸犯捍卫的是什么?是自己的身体么?不,犯罪学家说过,反抗通常招致不必要的伤害,甚至是致命的伤害。女人此刻捍卫的是隐藏在她身后的某个男人的权益,她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她的生命权也不是属于自己的,她的这具活生生的肉体乃是属于某个男性,那隐藏的性器官所属的权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乃至超过了生命。 一旦有威胁到男人的性权利的行为发生,她就得拿自己的生命去博一记。 女人的生命,比阴道卑贱?
  逻辑在这里,就得出了一个等式,男性的性专署权> 于女性的生命。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荒谬、无耻、又残酷得令人发指的等式啊。这个等式曾经一度在人类的亚文明时代盛行,“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现在在中亚某些国家,被强奸的女性也还一样要遭到处死的命运。如果女孩在婚前失去贞操,无论是否被强奸的,都会被兄长或自己的父亲,拖出房间,以利刀当众割喉。即使她的父兄不情愿,也必须立即执行,否则,她的父兄将永远失去在人前说话行走的尊严。
  这是来自一种咒语,强大的集体力量在古老的风俗的唆使下,时刻捍卫着男权利益至高无上的制高点。这是一种烙印,打在社会意识的深处,百年的现代文明洗刷也冲不到它的血腥,它随时会跳出来,戴上这样或者那样的面具,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形式,伪装得文雅,文明,甚至崇高,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形式借尸返魂。
  个体的生命只有在为他人生命牺牲时,才是伟大和值得赞颂的。而为了保住贞洁,去冒生命危险,是百分之百的愚昧无知,而企图提倡赞美这样的行为,就和从前政府歌颂救火的少年儿童一样,危险而盲目。它以不对称的牺牲,在大众中传播错误的价值观。
  宣扬的是一个赖宁的高尚,死去的却是一代儿童的人权。号召女性为了贞洁去冒死,就和号召孩子去救森林大火一样,都是人类的耻辱。
  而以虚幻的道德观去鼓惑号召民众,正是几十年来国家机器最常采用的手段之一。这样的错误不仅仅是价值观误人,不仅仅是培养我们错误的道德观或者精神世界,更重要的是,制造了一种错误的思维模式——道德至上,以道德制胜,唯道德制胜。而非以理性求证,而非以事实考证。
     
      务虚,而不务实,盲动,而不理性,这是我们这个民族最终承担的思想恶果。
  所以,看吧,一个男人轻易招摇起了“反抗精神”的大旗,就能轻易鼓惑包括女人本身在内的人们,而完全忽略了这旗帜底下的本质:男性的性专署权> 于女性的生命。貌似慷慨激昂的陈词总是那么容易煽动我们,那些似是而非的话语总是那么容易有市场,完全混乱和不值一驳的类比,可以在这么多双眼睛下招摇过市,破碎断裂,牵强的逻辑链,琅琅做响地拖过了我们的脑子,却丝毫没有引起置疑……
 
  这才是我更深的悲伤。
 
  作者:陈岚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zz 面对强奸犯…

  1. 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尽量规避可能的危险,而面对任何危险的时候,保命就是第一位的,其余的事情(健康的风险——qj犯是否有病,能否说服他用tt,能否记住强奸犯的特征,取证…)都是其次的。也不能老骂那些人,传统教育的惯性在他身上反映出来而已。(这种人在现在我们这个社会,也不是少数,确实有点悲哀。)但是,跟许多现象一样,比如对肝炎病人的歧视,对艾滋病人的歧视,对同性恋人群的歧视,还有地域歧视,一扯就多了,都只能慢慢的改变咯——教化,那将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了。生气没有用,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只能做到我们可以做到的,也许改变就是这样慢慢来的。
     
    说到了艾滋病,qj最大的一个伤害还是在于之后的问题——心理问题和生理问题。心理问题不好说咯,因人而异了,而且不单单是一个人的问题。生理问题就是传染病咯,也许不是所有强奸犯都乐于用tt犯案哦,这是个问题。但我建议,如果真的遇到了,还是努力的保持镇定,生命最最珍贵,然后,拿出tt来,说服他。
     
    tt,今天你带了吗?:P

  2. PS:“反抗高考可以在高考制度的丧钟上加上一锤回音”,我不太赞同。我不是说高考制度好,而是在想,没有高考制度,还有什么更好的制度?
     
    这种统一的考试制度弊端是很多,科举制度被批了几十年。但是在我看来,隋唐以来的科举制度,给平民提供了一个进入上层阶级的渠道,相对公平的渠道,比起汉朝时候的孝廉制度不知道优越了多少倍!现在中国社会的状况,能够把这个相对公平的制度取消吗?改良才是唯一途径哦。不过现在高考也不够公平,北京上海跟山东湖南江苏四川的分数线可以差两三百分。够魄力就改成全国统一分数线招生。如果四川考生可以600分就上北大,那我们也好好的在高中享受一下“素质教育”,多好呀!现在不是提倡这个么!

  3. 单独命题是为了逃避一个统一的标尺。没有了统一的标尺,再难以对京沪两地的分数线低出其他地区做过多指责——标准不一样了嘛。他们可以说,他们的命题更强调考察考生的“全面素质”。这的确是个掩耳盗铃的好办法。但是,那条鸿沟还是在那儿,无法否认的。
    高考还是公平的。局部的公平,比没有公平好得多。

  4. 陈岚为了这篇文章成了众矢之的,她去做讲座,说了一些颇为惊世骇俗的话,颇为提倡性自由,受到了听众的围攻,有一位大娘振臂高呼,女孩子们,对待感情还是慎重点好呀!
    其实这种事情,无论当事人自杀与否,都是个悲剧。谁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现实就是残酷的,人言可畏呀!死不死都要被人说,做人咋就这么难尼?有时候大家觉得站出来喊一喊才有警醒世人的效果,但是也许适得其反。我们唯一应该做的也许就是,尊重别人的决定,命是人家的,想要不想要,我们都无权插嘴。(这样做人是不是太消极了?矛盾斗争中。。。)

  5. to jjjj: 你这个…也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吧…想来命她能要还是会要的.不想要命的,也是迫于人言,你也说到了.那么人言宽容点,她的命也就保了.这就是舆论导向的作用了.
    不管怎样,自杀也是杀人啊,也是犯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